北京師範大學是全國的一所重點大學,也是一所著名的美女雲集的大學,我



要給大家介紹的,就是北師大國際經貿XX級(因涉及個人隱私,不便透露)的



美女——朱琲。她是我的第一個女友,也是我見識過的最風騷,最性感,最讓男



人看了就想幹的尤物。



本來這是我寫給她的系列小說,因為我們從中學就相愛,這麽多年過去了,



她的風流韻事也讓我怦然心動,現在也在這里是為了懷念與紀念!



現在的學生都不得了,有過性經驗的不再少數。我讀高中的時候第一個女朋



友,是我們的班花,她叫朱琲。不是吹牛,那是她自己找上門來的,當然偶也算



是男生中的佼佼者,不過,都說讀書的時候女生比男生早熟那是沒錯,朱琲蓄謀



不斷接近我的時候,我還開始不太明白,到後來太明顯了,我才知道。



後來孰了之後,她跟我說,知道這樣會玩火,但她就是要以身相試。



首先一起聊天,逛街,然後牽手,然後呢,我記得很清楚,有天晚上我們去



操場散步,走了一會,兩人就坐在臺階上,我很規矩,但朱琲慢慢的把肩膀靠過



來,我很nervous,不知道怎麽辦。



現在想起還覺得好玩,她看我沒反應,繼續主動,把我的左手拿起,然後整



個人往我大腿一躺,我也不知道怎麽的,就嘴對嘴了,當時渾身激動的發抖,真



的沒錯,也不會接吻,到是朱琲主動把舌頭伸了進來,我一邊發抖,一邊想,原



來這就是接吻的感覺。



至於那次有沒有摸她的重要部位已經不記得了,各位看官一定很失望,就這



麽吻了一把寫這麽長,我只是想把真實的經歷寫出來,不會像別的小說一樣,上



來就哼哼哈哈沒有任何情節。



言歸正傳,有了這一次後,距離近了很多,經常接吻那是常事了,後來還是



晚上在操場散步,那時夏天,朱琲穿的是很薄的長裙,忘了交代一下朱琲的身材



了,身高1。65m,胸圍83B罩杯,腰圍60,臀圍86(在當時高中,這



樣的身材挺火爆了,但其實她才剛剛發育呢)。



朱琲長腿細腰,乳房雖然不大,但是飽滿挺拔,而且臀部緊湊很翹,皮膚白



嫩,一看確實是個尤物,我和朱琲站著擁抱接吻,我這人對接吻一直沒什麽感覺



,一邊應付,雙手摟著她的腰,開始在她的後背遊走,習習涼風,薄裙緊貼著她



的肉體,我輕輕的撫摸朱琲,抓按著她的背部,下面的弟弟早就硬起來了。



她非常的陶醉,我嘗試著把雙手往下移動,到了她的臀部,朱琲極具彈性的



豐臀似乎要把我的手彈開,剛開始我輕輕的撫摸著,到後來我開始粗暴的揉著,



抓著,她的身體隨著我的使勁沒有規則的晃動。



突然,朱琲用手環者我的腰,身體向後仰,似笑非笑的看著我,看官,她的



雙腿已經分開,腹部本來由於一直接吻的關係緊貼我的腹部,然後她的上身向後



仰,直接造成了一個後果就是朱琲的陰阜緊貼著我翹起的弟弟,而且經後來驗證



她朱琲的陰阜非常飽滿,所以對當時的我刺激太大了。



她環著我,到現在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身體再晃動著,我全身都要崩潰



了,看著她的貼身波裙將朱琲的身材勾勒出的性曲線,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象插



入她身體的樣子,一瞬間,下體一緊,我居然射精了,清楚的感覺一股熱流順著



大腿而下。



我可以隨意的撫摸朱琲的乳房,大腿,臀部,但都是隔著衣服摸的,盡管如



此,那段時間就是在夏天2個月里,所以摸的也挺爽的。



朱琲也非常喜歡我摸,只要兩人獨處,她就窩在我身上,隨意的讓我撫摸,



但一直沒有摸過她的下體,我就是膽子小,想起來了,還是摸過的,但隔了褲子



,而且一掃就過,不敢停留。



朱琲其實特別希望出來散步兩人可以親密,兩人又擁抱再一起親吻,這次我



決定有所突破,我也是被她緊貼著的肉體刺激的受不了了,吻著吻著,我繼續用



右手抱著她的肩,左手往下面直接探過去,但當時朱琲腿閉著,我再她的小腹下



放撩著,她居然主動把腿分開了一些,我好不客氣的繼續申下去,隔著裙子扣她



下體,但說實在的,除了動作上的刺激外,沒什麽感覺。



然後朱琲笑著說,換個地方吧,也是,我也太沒經驗,我們正站在亮光下,



於是找地方,可不像現在可以去開房間,找來找去,找了個花叢下,別人在晚上



是發現不了的,於是我坐著,朱琲馬上習慣的躺在我大腿上,接吻,到了一段時



間,我把左手放在朱琲的乳房上揉著,然後有意放大自己的激動,努力從她的裙



扣里什進入,再擠開她的乳罩,終於接觸到了朱琲實實在在的乳房,好軟!



她呼吸有點急促,但是一言不發。



肆意玩弄了朱琲的乳房後,我慢慢的把手揮師向下,滑過她的小腹,但可能



是天性,她的雙腿並的太緊了,我無法促及關鍵部位,於是我把她的裙子撩起一



部分放在她的腹部,左手輕輕的撫摸著朱琲的小腿,往上,忘上,她伸出手把裙



子放下,可能不好意思,我又把它撩起,朱琲只能作罷。



我滑到了她的大腿,這是第一次直接觸摸,非常的光滑,我不由的內心贊嘆



不已,來回摸了好幾次後,我又繼續,她的雙腿緊緊的閉著,我把左手成手刀狀



,使勁的插入朱琲大腿緊閉處,她的大腿再我的積壓下就勢分開,我把裙子往上



撩,終於看到了分開大腿的下體,被白色內褲緊緊抱著,豐滿的陰阜鼓鼓的,我



急色的用左手撩去,觸摸到了朱琲的穴肉,隔著內褲,卻感覺到了它的細嫩,而



且感覺很潤滑。



她全身不由自主的一個抽搐,口里發出低沈的「哦」聲,我用中指狠狠的往



里扣了一下,她全身都拱了一下,繼續「哦」的呻吟,我腦子非常清醒,就是想



要探個究竟,我迅速的吧左手拿回來,放進了朱琲的白色內褲,往下探,感覺到



了根根陰毛摩擦著我的手掌,她的陰阜高聳,我好不停留的繼續向下。



朱琲急促的說:「不要!」我想繼續,她用手拖住了我的手,堅決的說:「



不要!」



到了這時候,還說不要,我還有另一只手呢,我把她的手拿開,沒有顧及的



往下,終於來到了幽谷,濕軟嫩滑,四個字可形容,我指頭並攏,開始揉搓,朱



琲的身體就像一張弓一樣,隨著我的動作不停的挺動,畢竟她從來沒受過這種刺



激,口里不停的呵呵喘氣,朱琲十九歲少女的肉體就這樣被我控制著節奏!



這是我已經殺紅了眼,左手不停的揉搓她的下體,右手解開她的裙子,乳罩



也懶的去解了,我要得是下面的寶貝,朱琲也不再反抗,性饑渴的本性使她配合



著我,把裙子拋在一邊,我左手使勁的扯她的內褲,朱琲則蠕動著配合讓內褲脫



了下來,雙眼緊閉,全身發燙,喘著粗氣,我發瘋的把它的身體頂起,嘴啃向她



的下體,充分感受到了朱琲的溫度,濕度,軟度和騷度。



她左手摟著我的腰,勉強維持著平衡,一切像訓練有素的,我坐著,示意她



站起,她起來,微真著的眼睛似笑非笑,朱琲掘著肥臀在我面前把腿插開,我的



弟弟也不知什麽時候被我還是被她給弄出來了,雙方都使勁的喘著粗氣,我把弟



弟扶著,左手摟著她的肥臀讓她坐下,試了好幾次,才對準,朱琲慢慢的坐下來



,然後,下不去了。



她鄒著眉頭說:「痛,」我可不管這麽多,雙手樓定朱琲的屁股,把她往下



拽,我則使勁往上挺,「啊」她一聲痛呼,我感覺我的弟弟紮破了一道屏障,同



時被濕軟嫩滑的環境緊緊的包住了,我居然出奇的鎮定,慢慢的節奏挺動……



朱琲「啊啊啊」的低呼著,或者說是慘呼,又不敢叫,我想她當時肯定有點



後悔,我繼續,過了一回,朱琲眉頭舒展開了,慢慢的不被動了,開始配合我的



挺動,蠕動著屁股,沒想到我倆的第一次回這麽順利,但那時像不了那麽多,我



使勁的抓著她的臀部肥肉,繼續插她的肉穴。



朱琲把她的裙子和內褲殿再膝蓋下,跪著開始套弄我的弟弟,朱琲實在是個



尤物,更是個騷貨,這麽快處女被迫的痛楚就已經過去,開始反客為主了,我停



止挺動,把控制權交給她,她摟著我的肩膀,淫意的笑著,前後抖著她的臀部,



我說:「舒不舒服?」



她使勁的點點頭,開始「喔喔」的亂叫,可能也是平時看過色情小說,我們



開始放開了,「啊,想不想更爽?」



「想……」朱琲語調怪異的回答我。



「要怎樣才能讓你更爽?,快說!」我低吼著。



「使勁的……用力……」朱琲的穴肉吞吐著我的雞巴,我感覺要飛了。



「使勁的,用力幹什麽,告訴我!」



「幹我,用力的幹我!」朱琲也瘋了似的,再我耳邊低吼著,肉體是一刻不



停的蠕動,祈求更大的快感。



朱琲的瘋狂刺激著我,「臭逼,我幹死你!用我的雞巴幹死你的什麽,快求



我。」



她用盡全身力氣的上下套動著:「用你的雞巴幹死朱琲……啊……喔,幹死



我的臭逼吧……我……我求你,朱琲求求你,大雞巴……」



朱琲如此的浪蕩,我忍不住吧她翻下來,繼續讓她跪著,自己從後邊使勁的



拱入了她的身體,看來性是天生就會的,盡管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臭……逼,



喜不喜歡,這麽幹你!」我發狂的猛抽猛插。



「啊……痛……喜歡!臭逼……喜歡……只要是你幹……」我感覺自己馬上



就要射了。



「我幹死你,幹喘你,啊……fuck,我幹!」我到了極限,直想把整個



身體也插入朱琲的小穴……



「啊……喔……」



「噢……爽……我要死……了,再猛……點啊……」



「我射……」



「啊……」. . . . [全文完]